铁锈与孤岛

一个成佛涅槃的机器人

作者:马特

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正好弹出了一条新闻:“谷歌计算机系统AlphaGo战胜韩国著名棋手李世石”。很巧,我今天要写的文章,恰恰也是跟机器人和韩国相关,一个韩国的机器人成佛涅槃了。

当然,这件事情暂时只是发生在电影里。

韩国电影《人类灭亡报告书》的第二章:《天工开物》。这个名字是中国明朝奇人宋应星编撰的一部手工艺百科全书,“天工”出自《尚书》“天工人其代之”,意思是上天的职责被人所取代。“开物”出自《周易》“开物成务”,意思是通晓万物的道理并按这道理行事最终获得成功。

一个很有寓意的名字。人类发明了机器,取代了上天的“造物”职责,掌握了科学的原理最终为人类所建设运用。而在这部电影里,告诉我们这个故事的后半部分,机器人也会取代人的职责,掌握人类的思辨修行,最终顿悟成佛。

在电影所描述的未来世界,机器人为人类承担了很多的劳动工作,并且具有一定的人工智能。某天,一位机器人维修员接到了一个任务,去一座寺庙里为一台机器人做检修,原因是,这台机器人参悟修行,亦能为其他僧人讲授佛法,这台机器人叫稔铭。

维修员当然不信机器人成佛的这一套,只觉得这台机器人与众不同,然而这份报告惊动了公司,公司决定收回这台机器人。在公司回收组到来的前一晚,一位女修士很担忧地询问机器人稔铭该怎么办。

这台机器人说:“知觉意指分辨,分辨又指把所知道的和其他区分开,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是人的知觉将他们区分为“佛”或是“机器”。我们误以为这是不变的实体并执着于此,才会想去分辨又因此而烦恼。知觉即为空,被知觉亦为空,而我也同样无法摆脱知觉的缠绕,请您以空灵之心去看待此事”。

简单地讲,这台机器人认为通过知觉来分辨“佛”还是“机器”是一种执念,人类会因为执念而感到烦恼,然而知觉是空无的,被感知到的也是空无的。所以请这位女修士不要怀有执念,去执着于分辨自己是佛还是机器。

当公司的老板和回收组来到寺庙的时候,带来的不只是基于技术角度的说明,去证明那只是一台出了故障的机器人,不可能成佛。而且还带来了一位高僧的视频讲话:

“各位好,今天贫僧意外听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感到非常吃惊。当然我不是在责怪你们,每个寺庙都有自己决定和处理事情的权利。但是各位,一个机器人能够修成正果,这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意义?会给众生什么样的意义?一个机器人,一出世就没有任何欲求,只以为人类做贡献为目的而造,这才是机器人,不是吗?


如果将一个生来就是机器人的家伙当作是佛,原本在于世绝缘和不断地自我否定中经过千百次艰辛的轮回才能千辛万苦修成的正果,这台机器人从最初的组装中就能获得,那么还有谁会去努力修炼修成善果呢?“

这位僧人的话很有意思,因为他是从此事对人类的影响角度来阐述。这位僧人没有纠结于机器人能不能成佛的”事实讨论“,因为这容易陷入对物质色相的执念,所以他直接进入“价值讨论”。也就是即便机器人可以成佛,这件事情对佛教和人类的价值影响也非常不利。因为如果一个机器人因为被制造的程序而天然就能成佛,那么人类还有什么理由修行呢?


机器人对此的回应是:

对我而言,从未有过执着和欲望,没有,也不会有,我因此明白释迦世尊的教诲。人类啊,你们到底在害怕什么?执着与欲望,恶行与善行,醒悟与无名,在我领悟了寂静涅磐之后,机器人眼中的世界,亦已被此填满,为何你们会认为只有机器人才能得道圆满?人类啊,从你来到人世间的那一刻,醒悟就已经存在于你的世界里,只是被遗忘了而已。

在我这机器人眼里,世界是因此而美丽,不论机器人是否醒悟,世界也因它而完整。作为人世间的主人,你们也都早已成就了这些。因为你们心中所持的“机器人应该如何存在”的执念,为了不让你们再一次陷入无明烦恼与妄分别中,我决定离开这里,请务必再一次审视你们的内心,最终修得觉醒的果报”。

这是价值层面上的回应,是一段很有高度的话。在这个机器人看来,醒悟不是后天修行中产生的,而是每个人出生的一刻就存在于脑海中的,只是人们遗忘了。修行是为了把这种遗忘的醒悟逐渐找回,这就如同对机器人来说,“醒悟”的程序在被制造的时候已经植入,也是要通过修行才能激发。

这个机器人为了不让人类陷入无明烦恼与妄分别中,也就是陷入对佛与机器的分辨执念中,他选择了牺牲自己让人们从困扰中解脱出来。

这个机器人圆寂了。

从电影本身讲,这个故事其实拍的不是很好,有些刻意,急于制造和抛出一些矛盾和争论,来试图讨论一些深入的问题,但片子本身却没有达到应有的哲学深度。

我比较感兴趣的是电影中的两层讨论:
1.机器人能不能成佛?
2.机器人成佛了对人类的影响是好是坏?

前者是一个客观事实的判断,后者是一个价值判断。我比较关注于后者,也就是片子里那位高僧所担心的,如果修行变得非常容易,甚至不修行也能得道成正果,会对人类产生怎样的影响?人们还会修行吗?这会动摇“接受考验”——“获得回报”这样一条佛教中的核心逻辑。

也就是说,在佛教中,修行是获得回报的途径,所以人们这一世就要不断努力,为的是最终得到回报,这是一个完整的逻辑。机器人的出现打断了其中一个环节,也就是机器人没有欲望和执念,他根本不需要修行,是不是可以直接获得回报呢?亦或是反过来,如果机器人非常辛苦地修行,却无法获得回报,是不是说明佛教的这条逻辑出现了问题呢?

这个问题再深入下去就是,人活着为了什么?按照佛教说法就是为了积累修行最终成佛,那么如果现在就有机会让你马上成佛,你还为什么活着呢?或者,你还真愿意成佛吗?

在人工智能不断发展的今天,我想未来给宗教和哲学带来的会是不断地思辨,当然我认为这是好事,让人们用更多的现实状况和素材进行思考和探讨,得出更加深刻而严谨的结论。

这个话题是很有意思的,就这个问题我和一位信仰佛教的读者朵朵朵朵进行了一次讨论:

马特:在佛教中,是不是顿悟成佛必然经历修行,有没有人生来就没有欲望和执念,不需要修行也能成佛呢?

朵朵朵朵:我不认为有“生来就没有欲望和执念”的人。因为如果完全没有欲与执,那按佛教的认知就根本不会有“生”。但的确有些人似乎不需要付出特别努力,也就是所谓的顿悟。而顿悟意味着这个人在过去的生命中已经付出了足够的努力,积累了足够的福德,所有顿悟的背后都一定有渐修。只是有轮回的阻隔,可能看不到别人前世的付出,就以为这一世什么都没有做就能成功。

而且,即使他在以往的轮回中积累很多,很天才,在这一世也仍然需要学习。即使是释迦牟尼佛陀,积累够多注定要成佛了,也还是走了一些弯路,比如他开始会以为苦行可以得道。

关于“注定”,就是种种因缘已经走到了那一步。宿命好像一个鸡蛋在锅里煮,你可以选择让它就那样煮下去;也可以趁没熟的时候用一把扇子把火扇灭,去干预它不让它熟;也可以加一把柴让它熟得更快。这就是佛教说的改变命运。但是如果这个鸡蛋已经熟到了九成九,那你灭了火不想它熟,可能很难有太大的改变。


马特:那么如果是实现了人工智能的机器人,能不能成佛呢?是不是只有六道中的才能成佛?

朵朵朵朵:六道是对生命状态的一个划分,机器人不属于生命,也不在六道之中,是器世间的东西,有智能不一定是生命。而如果机器人产生了真正意义上的生命,那就是本就在轮回里。也就是只有生命能够修行成佛,不是生命就无从谈及这个事情。

马特:那么按照佛教的说法,什么算生命呢?这个有具体的界限吗?

朵朵朵朵:生命是有五蕴的,人有情有性,有真实存在的五蕴。草木有性无情,就算不到五蕴,低等动物,由于业力作用,它的意识可能不强,愚痴一点。而且生命与非生命,在修行状态下,去观察它,也是不一样的。如果机器人有心识,就和普通生命一样,但我认为这确实不大可能。

马特:那么有没有可能意味着成佛是可以通过编程完成的,也就是会有一个程序的植入,一下子就顿悟成佛了?

朵朵朵朵:即使机器人的心识由于编程而出现,编程也不过是众多因缘的一种罢了。就像人类男女结合产生生命,父精母血也只是许多因缘中的两个直接因缘。


如果真的有一个这样的靠谱程序,那或许是这个程序提供了一套方法,相当于佛教的禅修升级了,是手段的变化。或许它自身是一个契机。但有一点:成佛也好,顿悟也好,即使植入程序的一刹那这个人顿悟,最多也只能说他以前在轮回中积累了足够的力量,现在刚好有一个契机所以顿悟。但绝对不可能是他以前任何事都没有做过,以一个程序的外来力量使他顿悟。这涉及到佛教中一个非常根本的东西,就是自力与他力的问题。

佛教讲得是自力。比方说,我不会祈祷“佛陀,求你不要背弃我,不要让我死后去地狱。”这是因为任何存在,包括佛陀,都不可能做到这样。我的生命指向哪里,一定是只由我自己的业决定。净土宗可能会祈祷希望有接引,有佛来接他往生净土,但“他力”的部分也只是部分,自己努力,他力帮忙。不可能仅仅靠他力就成功。

另一方面,也不大可能有快捷程序,在这个时间佛教是慢慢衰落下去的,有些很好的法门可能都慢慢失传,人类的福报不可能还会突然得到一个这样的东西。


马特:那如果真的有了呢?

朵朵朵朵:如果真的有,按照佛教的世界观,那就恭喜你,你之前的轮回中积累了很多修行的功德,这一世才有机会遇到这个。成佛不可能是非常方便的事情,如果你看到的是现在可以不用功就成佛,那只能说明他前面的轮回中曾经很用功,但他忘了,而你不知道。有些人,修行起来学得就是比别人快,一个道理。其实花的功夫都是一样的。

如果某个人真的因为这个程序的植入成佛了,那也是他的因缘到了。但在这个阶段,人类的福报不可能获得这种方式。而且,成佛不能是被动的,一定是这个人主观的努力,也有的菩萨明明可以成佛,但他不愿意成佛(编者注:此处指的是地藏王菩萨)。


朵朵朵朵注:以上看法纯属个人认知,没有仔细查阅资料,或有疏漏错误的地方,请读者自己分辨。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